书泽渡清风

每周一更,喜欢的小伙伴点个赞吧,有不妥的地方私信告诉书泽噢w

《临幻元年》

第三章 奥普斯

  陈旬举酒与人碰杯,二人皆是细啄一口后放下,舞厅的音乐也停了下来,一位青年出现在二楼的主隔间中。
  
  “来了这么久,可算是见着正主了”叶拾道。
  
  “看来拍卖会要开始了”,陈旬靠在背椅上打量着台上的人。
  
  果然,陈旬话音刚落,洛斯特轻咳一声,本来喧闹的声音也消失殆尽,“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赏脸参加这次拍卖会,今晚的五件拍品都是星际难得一见的珍宝,也请在坐有意之人别留下遗憾。”洛斯特的话在一下子安静下来的大厅回荡。
  
  他微侧过头和身边的主持小姐说了几句后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之后,第一件拍品“伯雅之刃”被礼仪小姐拿着展览一圈后放在了拍品台上。
  
  银白的刀刃十分尖锐,外观完全称得上上品,在一阵感叹声中,主持人开始问价拍卖。
  
  陈旬却是抬手搓搓下巴,默默说了句“这大长腿可真不错。”
  
  叶拾伸手戳了下陈旬,“不正经!”
  
  陈旬啧了声,正想解释自己这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心态,耳蜗处的纳米呼叫器传出嘉瑞什的声音,“看见可疑人物,金色短发,左耳有颗黑色耳钉,穿着黑色西装,在舞厅左边第三根石柱安下范围性激光弹,现在往二楼方向移动。”
  
  “所有成员戒备!”维新克沉声。
  
  陈旬对上叶拾的眼睛,双方递了个眼神先后起身离开。
  
  “走吧”,叶拾从厕所出来把自己手上的白色丝绒手套取下,身上的礼服已经脱下,里面穿着执行任务的便服,“早就想把这身衣服脱了,虽然有点舍不得。”
  
  陈旬看了一眼,把她穿来的长外衫给人披上,小声说:“装睡”,叶拾闻声阖眼倒在陈旬怀里,陈旬扶人借着女伴酒醉之名退出舞厅来到后廊。
  
  “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叶拾慢慢开口道。
  
  “可以了”陈旬轻拍人肩。
  
  叶拾离开陈旬的身子,站直身体,严肃地问:“怎么上去?”
  
  陈旬轻笑,“从这里上去吧”抬头示意头顶的通风管道,叶拾想要回话,二人神情立马警惕起来,迅速转身,走廊尽头站着两个人,不知是敌是友。
  
  “我CAO,那女的也忒高了,一米九了吧……”叶拾望着对面嘀咕着,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有些眼熟”陈旬道。
  
  对面两人往他们二人走来,带着危险的气息。
  
  “好久不见啊,陈先生”,另一个男人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陈旬看清来人,挑了下眉,“好久不见,奥普斯先生”,陈旬回以微笑。
  
  客套话说完,二人也是四目相对,久久无言,陈旬心想不能再拖下去了,脚下一动正想找个借口带叶拾离开,奥普斯却是杀意四起,手中已幻出把长剑,剑身中部平行处有一道浅显的凹痕,泛着蓝色的幽光。
  
  刀刃划开空气向陈旬袭来,陈旬反应极快迅速弯身躲过,刀刃与他的鼻尖仅有一厘米的距离,中指的环扣融化幻成一把约一米五的长剑,剑刃泛着白光,从剑柄处开始白光交错消失于刀尖。
  
  奥普斯见人躲过持剑又是一击,陈旬挥剑挡下,两把剑在碰撞下闪着火花,一白一蓝的光影交缠不清。
  
  叶拾见状,眉头一紧,幻出两把短刀,刀身弯曲,刃口处的血红色至深愈浅,隐隐还能看出流动的感觉,红刃幻出立刻朝奥普斯刺去,没想中途被高个子女人用一把大刀挡在胸前。
  
  “该死!”叶拾刀刃受阻,退攻盯着对方低吼了一句。
  
  另一边陈旬与奥普斯僵持不下,几次出击尽数被人化解,又一次侧身重击挡下退开与叶拾平行,对面二人也是与其对立。
  
  “几年不见,你似乎弱了很多啊”,奥普斯开口嘲讽,轻挑眉梢。
  
  陈旬喘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奥普斯与几年前相比强了许多,这的确让自己应对起来有些吃力,陈旬执剑斜立人前,脸上挂上笑意,“你这几年很卖力吧?没猜错的话,那位安炸弹的男人是你的人?”
  
  奥普斯没有解释的意思,无所谓地摊手,“还算聪明”
  
  陈旬歪头对叶拾低语,“用通讯仪联系维新克,告诉他我们遇上了杰拉海盗团。”
  
  叶拾点头会意,抬腕将消息发送出去。
  
  这一切奥普斯看在眼底,一抹笑意勾起,“搬救兵了?那我可得好好会会维新克那小子了。”
  
  “在我没死之前,别想着你能碰他”陈旬盯着对面一脸笑意的人,一字一句地说着。
  
  奥普斯大笑出声,“真是让人感动的兄弟情义”敛下笑意看着陈旬,“不过还是一样脆弱得不堪一击。”
  
  陈旬知道这是在激他,握着剑柄的手还是不由得紧了紧,叶拾在后面看着这一切心里也是一紧。
  
  “奥普斯,”安静的气氛突然被打破,蓝屏从叶拾的通讯仪闪了出来,上面映着维新克严肃的脸,“你可以选择与WOLF作对,不过请你不要带入私人情感”
  
  奥普斯看着屏幕上的人,低声笑出,“如果你能与我打上一架,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势力:WOLF,星际有名的雇佣兵团,创建于“艾德尔之乱”后一年,做着拿钱办事的买卖,全力保护好雇主的人身安全以及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完成任务。
  
  【已出场人物】
  现任团长:维新克
  主力成员:陈旬,叶拾,德鲁,嘉瑞什

《临幻元年》

第二章  新任务

  第二天,陈旬打开通讯仪,将通话画面拉出屏幕,自顾开始整理着装。

  “陈先生有何贵干啊?”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漂亮女人的脸蛋,乐呵地瞧着他。

  陈旬拉直领带把它带上,依旧没有转身看屏幕,“新接的任务维新克和你说了吧?”

  女人看对方的样子对着屏幕白了一眼,也没回应对方,转身把床上的绑带绑至大腿,在一旁的机械箱中挑选刀刃,各种形状的刀刃摆满箱子,不论锋利程度和外观在茨普星系都是数一数二的,女人挑选的手停在竹叶刃上,将三把插入其中后拉下裙摆关上机械箱。

  “叶小姐?”身后的通讯仪传来陈旬的声音。

  叶拾无奈转身看着对方“说了说了,这种事情他比谁都积极吧?”

  “准备得如何?”陈旬又问。

  叶拾将数据从通讯仪下方滑至侧面,扫了一眼停在青年的照片上,轻挑眉梢“哟!是个帅小伙啊。”

  陈旬扶额,“你的关注点不对啊……”

  叶拾敛下嬉笑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会有许多‘Faerier’出现,是个棘手的任务,等会儿大堂会议一起讨论吧。”

  正说着,维新克的脸就出现在画面的另一侧,“三分钟后参与本次行动的成员到会议室集合交代本次任务的计划。”语毕画面应声关掉。

  叶拾耸肩,“看到了?快些下去吧”扬手关掉通讯仪套上外套出门。

  陈旬也是将数据页滑回通讯器中往会议室走。

  陈旬到的时候人差不多也齐了,找了位子随意坐下,开始草订计划方案。

  维新克看到人已到齐将画面拖出桌面滑到会议桌上,是舞厅的地图,和大部分舞厅差不多,也许是洛斯特的原因,舞厅的旧世纪风格很足,没有特别明显的当代科技化的东西,进门是古典的扶手楼梯,下去是舞池,往两边是客人的座位,而二楼有着小隔间,都是些更有威望的名人。

  维新克将二楼地图放大在拍品收藏间处画上红圈,“这个地方有一个假的水晶,洛斯特设的障眼法,我们得假装看住这里,其实……”维新克移到地图的另一角,那是洛斯特的私人房间,“真正的水晶在这个位置”,维新克在此处点了点。

  “接下来是战略布置”,维新克指了一个能窥视舞厅的隐蔽位置——舞厅侧面的一座矮楼,“嘉瑞什这是你的位置,给我监视好舞厅里所有的不正常现象并通报”,嘉瑞什做了个ok的手势。

  “德鲁扮演服务员,一有变故马上远程支援”,维新克又道。

  “安啦老大!”德鲁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

  “陈旬和叶拾扮演应邀的情侣,时刻注意去往二楼的人。”

  “遵命团长大人~”叶拾有气无力地说着,陈旬会意点头。

  维新克将数据收回,用足够洪亮的声音说到:“其余人在舞厅外候命,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是!”会议众人应答声起,维新克看看时间,“还有3个小时,准备所有需要的东西,不得有误!”维新克微眯双眼,自言到:“这次任务必须成功。”

  会议解散,WOLF参与这次行动的十人都忙起自己的事情,为的就是等到夜晚降临,狼群出没……
  
  元年421年,x年x月,晚上19点整。

  “老维这次给我的身份很厉害啊”,陈旬查阅着虚假的身份资料“伯德加,28岁,一个宝石商人。”

  “28岁…我有这么老吗?”陈旬嘴角轻微抽搐。

  “你不老,你这叫成熟行了吧?”叶拾手搭上对方的肩,故意做作的抛了个媚眼,“不然你怎么会被……”叶拾手上用力掐着陈旬的肩筋,一字一顿到:“一个妓女看上呢?”

  “别别!姐你松手!疼疼……这不关我的事啊!”陈旬伸手去拉叶拾向她求饶。

  叶拾索性使劲拍了一把,咬牙切齿地说到:“等任务回去,我要把那家伙杀了!”

  “回去指不定谁打谁呢……”陈旬小声嘲讽到,“到了,记得身份信息”而后又一脸严肃。

  “做这行的要的不就是记忆力吗?”叶拾反笑,显然是没听到陈旬的话。

  跑车停下,陈旬先从驾驶座下来,通讯器滑出操纵界面,陈旬触碰开关,系统程序开始合成悬浮阶梯,车门开启,陈旬抬手接过叶拾的手扶她下来,数据自主滑入门童接收器中,由它把车停好。

  陈旬有一米八几的身高,叶拾一米七二穿了一双矮跟的礼鞋,两人站在一起像一对模特而不是商人和妓女。

  叶拾挽着陈旬的手,验证过邀请函后亲密的进入会场,尽职尽责地扮演情侣的角色。

  两人找了位置在旁边坐下,看着舞池随音乐舞蹈的男女。

  “来一杯什么?”陈旬笑着。

  “血腥玛丽”叶拾托腮,一脸坠入爱河的思春少女样。

  陈旬扬手招来服务员,来人鞠躬倾身,以礼貌性的笑容说到:“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先生。”

  “一杯血腥玛丽”陈旬又凑近几分小声道:“有情况吗?”

  德鲁的手在托盘下做了个手势,陈旬笑笑又道:“再来一杯Traffic Light”

  “稍等”,德鲁鞠躬离开。

  “等待的同时,与我跳一支华尔兹吗?宝贝儿~”陈旬这句话一出让叶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还是笑应到:“为什么不呢?”

  陈旬起身绅士的将手摊在人面前,叶拾把手搭上借力起身,另一只手拉开长裙与人走下舞池,陈旬扶住叶拾的腰,叶拾的手搭上他的肩,两人随着舞曲移动起来,长期执行任务的他们,可以说什么都会上那么一点儿,华尔兹这种必要的交际舞当然不在话下。

  舞蹈的同时二人不时交换位置盯着上二楼的人,有位一头黑色短发,身上未着礼服,而是一身茨普星系军部便服的女人进入二人视线。

  叶拾眉头一皱,低声道:“军部的人也来了?”

  陈旬淡笑,“似乎还是‘绝伐’的人”,微微抬头示意她。

  “的确是‘绝伐’部队的队徽,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叶拾唇瓣扬起一丝笑意,视线在那个人进入隔间后拉回,一曲终二人回到座位,酒水也刚好送到。

《临幻元年》

第一章 时间轴  

  *元年402年,陈旬四岁*

渐入晚秋,院内的落叶铺满其中的小道,陈旬跟在打扫院子落叶的女人后面。

“吃过饭了吗?”女人停下动作一手支着扫帚,一手叉腰转过身看着陈旬。

陈旬眨巴着眼睛,开口道:“吃过了”

女人蹲下身,宠溺的抚摸陈旬的头,笑道:“既然吃过了,为什么不进屋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呢?”

陈旬嘟囔着嘴,垂下眼睛“不好玩”

女人从白围裙里拿出一颗水果糖,陈旬直勾勾地盯着糖果,孩子的本性立马暴露了出来,女人含笑地瞧,摇晃着手中的糖果,带着诱惑的口气说到:“想吃吗?”

陈旬重重的点着头。

女人将另外一只手摊在他面前,“和阿姨回去就给你”

陈旬沉了下眸子将手搭在女人的手上,另一只手也摊在她面前“糖果呢?”

女人满意的拉住陈旬的手,把手中的糖果放在了对方小小的手心,轻轻刮了下小孩的鼻子,温笑着站起身拉着陈旬往建筑走。

*元年406年,陈旬八岁*

几声巨响,陈旬的周边充满碎片火花,维新克拉过陈旬的手往外跑,“快走!”陈旬并没有跟着他跑,甩开对方只身跑进教堂中大喊:“加仑阿姨!加仑阿姨!”

“小旬…”一声虚弱的声音传进陈旬耳里,他顺着长椅找到了声源,女人身上的衣物已经被血液染红,晕开的红色血渍像一朵绽放的红蔷薇,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生命的痕迹。

陈旬急忙冲了过去,双腿跪在地上拉住女人的手“你流了好多血…”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阿姨没事…”女人紧锁眉头忍着疼痛将另一只手搭上了陈旬头顶,轻柔地抚摸着像是安慰,然后无力的垂下,微笑地把视线停留在陈旬身上。

维新克跟上来走到陈旬身边,语气严肃“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旬听到时抽噎的声音小了几分“一群人带走了院子里的小孩,没人知道他们是谁,院长把我藏在箱子里才逃过一劫!”维新克声音有些哽咽“他牺牲了自己…”

陈旬站起身看着依旧面带笑容的女人“走吧…”正欲离开的二人撞在了一个男人的‘枪口’上,维新克将陈旬拉退几步,不知何时教堂已经容纳了十多个人。

男人勾唇浅笑,“看来还剩下两个喘气的”微微偏头命令到:“带走!”

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几个高个子慢慢向二人靠近,“别过来!”维新克厉声到,小孩子的警告在几个成年人看来可笑极了。

两个八九岁的孩子毫无疑问地被抓个正着,竭力的反抗在男人的笑脸下显得徒劳,“好好睡一觉”男人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类似注射枪样的东西。

陈旬和维新克在注射后的半秒中合上了沉重的眼皮,在陈旬的记忆里他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元年421年,陈旬23岁*

日光从窗外撒进房内,陈旬仰躺在窗边的靠椅上,脚随意的搭在面前的圆桌上。

“大清早就这么悠闲?”陈旬肩上搭上了一只手,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很好听。

陈旬慢索索地睁开眼睛,将脚从桌上放下“我看你也挺潇洒的啊”,仰头看着对方“维新克”。

维新克绕过陈旬坐在了他的对面,好笑地转动右手中指上有着奇特花纹的环扣,陈旬正正身形翘着二郎腿打量着对方“有任务了?”

维新克没有回应,手指在透明的圆桌上滑动,电脑数据加载的声音充斥房间,手指停止敲打桌面,陈旬面前突然闪出几面蓝屏数据,上面人物锁定在了一位眉目清秀的青年上。

“洛斯特,男,20岁,查理家族的少主阁下,我们的新雇主”维新克说完示意性的扬扬下巴,陈旬挑眉不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维新克无奈耸肩,继续道:“性格喜怒无常,是个有野心的家伙,家族做的也是走私军火的买卖,”维新克突然停顿起身,将一张人偶的照片移到陈旬眼前“少主阁下很喜欢旧世纪的东西,这个人偶叫萝娅,是个制造人。”

陈旬摊手,“所以任务是什么?”

维新克走到陈旬身边轻笑出声,“别慌呀我的老哥们”单手撑在对方的靠背上,缓缓道:“这个周末施海舞厅有一个拍卖会,洛斯特邀请了许多知名人士而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最后一件拍品‘红凝水晶’”

“也就是明天……”陈旬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有水晶的图片吗?”

“没有数据,雇主也没有要给的意思,可以说没人见过这东西”维新克笑答。

“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东西会有几个人想要”陈旬嗤笑。

“多到你想像不到,”维新克将右手打开伸到人面前“那东西可以提升你的‘Farie’”他将手收回“可能我们还会遇上很多同类”

“真让人期待”陈旬抿唇轻笑看向窗外。
“好好准备下,这可是笔大单子”维新克离开陈旬身边准备出门。

陈旬站起身看着他的背影“多少?”

维新克拉开门朝身后的陈旬比了个五抬脚走出房门。

陈旬歪头拉伸筋骨,唇瓣轻起“的确是个大单子…”

《临幻元年》

序章

        意见和立场长期无法达成一致的茨普星系与弗尔星系终是在一场领土争夺战中决裂。

        茨军与弗军以武力相抗,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星球一些有野心的将军趁乱发起反叛。

        也许是对至高无上权力的向往,越多星球的驻扎军加入战争,艾德尔星球大战爆发。

  那时已经不需要领导人,星际总部再无话语权,指挥官缪斯被茨军挟持,女神尤雅被弗军软禁。

        星际群龙无首,各处政权自起上台,过去井然有序的星际混乱不堪,法律被众人视为白纸。

  后来的人将这个时代称为“艾德尔之乱”而终结这次祸乱的人是被奉为星际英雄的查杰瑞。

  他利用自己研究的原核离子导弹引爆艾德尔星球,威力巨大,辐射到周边十五亿光年的星系,战争在这次爆炸后画上句号。

  人类在这次爆炸中损失了大部分人力财力上的资源,弱小的政权被逐渐吞并,形成了“一星系一政权”的局面,星际总部重新上台,法律秩序恢复如初,星际再次进入和平。

  元年371年,星际总部召开会议,武器研发部新制武器被带上会议,各星系代表惊讶之余提出疑问,总部武器开发者对其进行回答,新制武器是个金属环状物件,它会根据佩戴者的身体属性由程序合成最适合自己的武器,强弱程度也由此确定。

  刚研发的武器需要长时间的检测从而进行进一步改进,虽已经研发出世,却并未开始推广,直至星际前进了八年。

  研发成功的新制武器被冠上“幻”之名,虽在各方面都得到应用,但只有能与之匹配,各素质符合的人类才会获得其中的能力,这类人也被称为“FARIER”